文:卡门 | Steve Chung
设计:阿芽

砂拉越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!!!??执政党!!!??!!!!????!?!? !?!?!??反对党?!!!?!?!?!??!?!啊啊啊啊啊~!!!???!!!?


GPS是执政党也是反对党,怎么说呢?砂盟(简称GPS)在砂拉越州内是执政党,可是若在全国,砂拉越却是反对州。更恰当的说法,砂拉越是全国唯一一个即不是由希盟(简称PH)执政,也不是由国阵(简称BN)执政的州属。砂拉越是唯一一个由纯本土政党,即GPS所执政的州属。

虽然砂拉越和沙巴有自主权,可是沙巴不容易推动捍卫自主权这项醒觉运动,尤其是在1994年巫统东渡至沙巴后,它已经象征着沙巴本土自主权的丧失。不像砂拉越,即使到了现在还是由纯本土政党执政,捍卫着属于自己的权益。

回顾1963年9月16日,马来亚、砂拉越、沙巴和新加坡四个邦以平等地位共组马来西亚,并签署马来西亚协议(简称MA63)来保障专属东马的利益。这个协议并没有维持多久,新加坡在两年后退出马来西亚时,MA63也变了样。

1974年的重新划分选区,东马持有的议席变少,砂沙的国会议席少过三分之一;西马半岛在占有三分之二议席的优势下,可以修改宪法。以至于1976年的联邦国会修改宪法中,砂拉越和沙巴从三邦地位降为13州之一的地位。当时砂拉越是由时任首长耶谷领导,泰益玛目经历这一切,也看尽砂拉越相对弱势的政治困境时期。

所以泰益玛目在1981年担任首长后,就用了低调协商的方式来捍卫砂拉越自主权,包括他和首相敦马哈迪有深厚的一段情谊,让他任首长的33年中,巫统也没扩展到砂拉越,保障了砂拉越的安居乐业和种族和谐。

泰益玛目在2014年把棒子交给当时继位的已故阿德南,这也提升了人民对砂拉越自主权的醒觉,全马人民重新认识砂拉越参组马来西亚的历史。这股主权之风更助攻阿德南在2016年带领砂拉越国阵打州选举时,取得辉煌战果,在82个州议席中赢得72个议席,包括重获华人支持。

隔年阿德南心脏病骤然而逝,令砂拉越人民悲痛。新首长阿邦佐接下首长后,继承所有未完成的政治权益斗争,也继续向联邦政府争取砂拉越自主权益。

2018年是马来西亚史上第一次的政党轮替。第14届的全国选举让国阵在1957年建国以来,第一次失去执政权。

由土团党、行动党与公正党为主力组成的PH入主布城(Putrajaya),这也让砂拉越国阵四个成员党及一个直属政党的砂全民团结党(简称PSB,前身是联民党UPP)一夜之间,在联邦政府中变成反对党。换句话说,希盟执政中央后,砂拉越也由执政州变成了 反对州。

为了保持与马来西亚PH联邦政府的友好关系,阿邦佐即刻为砂拉越重新定位,在2018年的六月率领四个成员党退出国阵,即砂土保党(PBB)、砂人联党(SUPP)、砂人民党(PRS)、民进党(PDP)组成一个“砂拉越政党联盟”(GPS)的新政治平台,以独立政党联盟的姿态,维护砂拉越的利益。

有鉴于砂拉越的土著占了半数以上,在政治上占据相当吃重的地位。所以,在土著力量大崛起的情况下,不属于GPS也不属于PH的PSB也成了最强大的第三股势力,以便在选举时发挥左右大局的效应。

目前第11届砂拉越GPS政府的五年执政任期最迟将于2021年届满。处于马来西亚风云幻变的政治局势下,阿邦佐哈里将第一次领导GPS出战下届州选,迎战最大劲敌砂拉越州PH 。

到底,砂拉越人会支持本土政党执政捍卫自主权,还是让联邦PH政府拿下砂拉越,成为名副其实的“执政州”?现在距离州选至少还有两年,这就要看人民如何评估PH联邦政府和GPS州政府的表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