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湖道理 – Episode 01

90年代,除夕晚放鞭炮和烟花,
我是放到凌晨一点。

鞭炮声持续多久,代表那一年的行情多好。
有钱时候多放一点,没钱买太多鞭炮烟花,
那就少放一些。

文:赤子


住在塔斯马尼亚的伯尼这个白人城,
你的生活肯定有所「牺牲」
最明显的时候,就是在华人节庆大日子。
当悉尼,墨尔本,布里斯本,珀斯的中国城,
华人区在华人新年呛咚呛的时候,
伯尼是完全没有那种气氛,
一粒爆竹声也听不到。

这几年多亏我太太的用心,
农历新年都强调要把房子装饰好,
其用心不下于住在诗巫的时候。
我们家是伯尼两万人口中,
这段时间唯一在大门前挂上两粒大红灯笼。

有些住在澳洲的华人朋友告诉我,
过年灯笼不敢挂在正门外,
而是挂在屋后,理由是:
不好意思让老外看到。
相比之下,我们显得勇敢多了。

其实,为何要对自己的传统感到不好意思呢?
华人文化是世界最古老的文明之一啊!

有邻居好奇,我们也会说明这传统,他们都会恭贺我们。太太不但装饰,也会邀请朋友、工人、孩子同学来我们家;对白人小辈也会给红包,意思一下,让他们感受华人新年。今晚,她一个人坐在餐桌前,包了三个小时小肉丝卷,就是想让孩子们也有尝到新年零嘴的机会。

这是我们的华人新年。一个需要亲力亲为。
有钱也买不到的华人新年。


[作者简介] 赤子。旅居澳洲的诗巫人。已达五十知天命仍志于学的人生。八年忙与袋鼠打交道,梦里情牵尽是犀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