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: 编辑室
设计: Huung Zhi

争取了好久的砂拉越“自主权”终于送到眼前,本地议员却不买单?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砂拉越自主权到底是什么?为什么那么重要?MA63又是什么??!!

今年四月,我国针对《MA63协议》在国会提呈修宪,这是被视为砂拉越要夺回“自主权”的入门票。一读时,国会闹得不欢而散;二读时进行投票,138票赞成修宪,0票反对,59人包括所有来自砂拉越政党联盟(GPS)的国会议员选择弃权,导致赞成人数不到三分之二,修宪以不通过告终。



第一个问题

MA63 到底是什么??

MA63全名叫做《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》。当初砂拉越、沙巴和马来亚(新加坡之后退出)参成马来西亚,才有了这份协议,以保障砂沙作为三邦伙伴的权益,包括天然资源、语言、教育、宗教、移民、税务等。

它是一份拥有法律地位的国际文件,于1970年由英国向联合国注册,并超越马来西亚联邦宪法。



第二个问题

这些年,砂拉越失去了什么?

马来西亚成立后,新加坡与1965年退出。剩下砂拉越、沙巴及马来亚,MA63就开始有了一些变化。这56年来,大马国会更对联邦宪法进行了超过600次的修宪和增修各项法令,让砂拉越原本拥有的自主权变得面目全非。最关键的一次,就是1969年我国发生513内乱事件,全国进入紧急状态。

在紧急状态期间,国会有权修改宪法,造成砂拉越许多权益被侵蚀。1976年,国会修改宪法,将砂沙降格为州,失去三邦立国的伙伴关系,让砂沙地位从同等于整个马来半岛,变成马来西亚13个州的其中两州。

马来西亚 = 柔佛 + 吉打 + 吉兰丹 + 马六甲 + 森美兰 + 彭亨 + 槟城 + 霹雳 + 玻璃市 + 雪兰莪 + 登嘉楼 + 沙巴 + 砂拉越

降格为州只是其中一项,砂拉越的许多权益也被剥削,包括:

1.《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》导致砂拉越的天然气和石油的控制权和拥有权
归给联邦政府和国油公司(Petronas),仅有5%收入分配给原产州属砂拉越。在新的条款之下,砂拉越最终只获得5%开采税。

2.由当初的33%砂沙国会代表 降至不足25%(不足三分之一)。

3.砂旅游权利 被剥夺,旅游事项变国家议题。

4. 2012年提呈的《2012领海法令》,把砂拉越原本12海里的领海改为3海里

一切没有还原

随着前首相纳吉在2012年宣布解除紧急状态时期所制定的任何法令,一切不利于砂拉越的法令理应失效。问题是,一直以来,联邦并没有讨论紧急状态期间所制定的法令是否撤销,也没有谈及要把砂拉越的权利归还。

这就是为什么捍卫砂拉越自主权的课题,近几年来越来越备受关注。




第三个问题

今年修宪不成功,又是怎么一回事??

2018年509大选时,国阵与希盟都不约而同将“恢复砂主权”列入竞选宣言中。就在去年的916马来西亚日,现任首相敦马哈迪也承诺恢复砂沙与西马的同等地位,为东马人带来曙光。

于是在今年4月,国会提呈修宪,却闹得满城风雨。

回顾修宪那两天

这一天
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刘伟强在国会下议院提呈修正法案,修改联邦宪法,以恢复沙巴和砂拉越原有的地位。内容即:

联邦州属(Negeri-Negeri Perseketuan)包括:
(a)柔佛、吉打、吉兰丹、马六甲、森美兰、彭亨、槟城、霹雳、玻璃市、雪兰莪和登嘉楼;以及
(b)沙巴和砂拉越

结果是?
修宪一读闹得不欢而散,GPS议员认为这种修宪没有诚意,要求暂搁修宪,并和沙巴国会议员集体离席以示抗议。

这一天
盟政府在修正法案加入一些字眼,包括“婆罗洲”及“马来半岛州属”。最后的版本为:
联邦州属(Negeri-Negeri Perseketuan)是:
a.马来半岛州属(*Negeri-Negeri Tanah Melayu),即柔佛、吉打、吉兰丹、马六甲、森美兰、彭亨、槟城、霹雳、玻璃市、雪兰莪和登嘉楼,以及
b.婆罗洲(*Negeri-Negeri Borneo)即沙巴和砂拉越
*加了这些字眼

结果是?

二读进入投票程序,138名国会议员支持修宪;0人反对;59名国会议员投弃权票,修正法案正式被否决。GPS代表认为,这样的修宪仅在修改字眼上打转,没有更实质内容的权力归还,所以投下弃权票。




第四个问题

GPS和PH政府怎么说?

GPS索权的重心,并不是纠结在“州”或“邦”的字眼诠释上,而是得回实权,即按照MA63所赋予的自主权。“州”这个字眼的英语为“State”,在字面诠释上不会造成任何争议,只在马来语 “Negeri”和中文方面的“州”才有异议。

GPS在乎的是,修宪究竟有没有在参照MA63协议的前提下进行,即前文所提及的石油、领海、旅游、国会代表人数等权益,要一并还给砂拉越,这样的修宪才对砂拉越有意义,也展现联邦的诚意。

所以,GPS才强调要厘清“联邦”的定义,究竟是回到1957年的马来亚联合邦协议,还是依据1963年组成马来西亚契约的阐释。如果修宪后是依照1957年的协议,一切终究还是以西马半岛为大,那么砂拉越要索回权益,也只能望尘莫及了。

这次的修宪是希盟政府向砂拉越和沙巴示出诚意的一道门,只有先让砂拉越、沙巴和马来亚半岛恢复原本的地位,再回到谈判桌上。当你名正言顺了,谈判的筹码就不同了,就是这个道理。

希盟政府执政中央还不到一年,就在“恢复主权”的课题上做出兑现承诺的举动;甚至在提呈修宪一读闹得不欢而散后,依然选择听取各方意见。二读前同意修正措辞,试图还原MA63版本。

首相敦马也表示,修宪是希盟政府恢复沙砂平等伙伴关系的第一步。一旦修宪法案获得通过,政府将陆续做出其他修改。不过GPS议员不敢承担这个“有名无实”且没保障的风险,所以才投弃权票。


听听前律政司冯裕中怎么说

希盟政府解释,不直接恢复“马来西亚=马来亚 + 砂拉越 + 沙巴”是因为马来西亚如今已经不再使用“马来亚”(Malaya)一词,因此修宪法案内容中没有注明这个字眼。不过,砂拉越政府法律顾问冯裕中指出,在联邦宪法中,仍然有“马来亚”字眼,比如High Court of Malaya,因此,才提出疑问:为何这次修宪不能加入“马来亚”字眼?不然,即使希盟政府多努力“兑现承诺”,也不能说服砂拉越GPS政府。

讲到最后,砂拉越期待的是什么?

希盟政府在509大选后,已经成立内阁特别委员会来针对MA63探讨归还砂沙的权利,成员包括西马半岛和砂沙的代表。这次的修宪不过关,也意味着砂拉越接下来要藉着MA63特委会会议,在与联邦政府友好协商的前提下,一步步索回实际的自主权。

讲到最后,砂拉越期待的,就是回到MA63的契约,恢复“伙伴地位”,索回实权,让砂拉越拥有天然资源、税务、旅游等方面的自主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