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: 蓝海伦
图: Emily Yii | Lionel Benang Chai

Kopitiam 文化

我们不一样 !
和谐,完全不费力气

有人说,砂拉越是马来西亚种族和谐的最后一片净土。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,或许不会察觉各族之间的相会特别和谐。我们一直习以为常,也视为理所当然和谐共处的文化,看在隔岸的西马人眼里更是珍贵,甚至也成了这个国家良好种族关系的典范。

最常见的例子,就是走进餐厅或咖啡店 (Kopitiam) 可以看到马来档口和华人档口并列;马来人和其他土著在华人咖啡店用餐,甚至搭台并肩一起吃饭。

如此让西马人啧啧称奇的画面,对砂拉越人而言则是:“这不是本来的咩?”


最美的一道风景

咖啡店的典型早餐

裕成 (Joo Seng) 咖啡店在古晋市中心的大石路,青统大厦的斜对面。附近有许多政府办公楼,因此来这里喝咖啡的常客,往往都是附近工作的人。

大理石桌搭配木板凳,几乎每个桌子上都有至少一杯泡沫满得溢出来的冰拉茶 (Teh Tarik Peng),半熟蛋以及烤得酥脆的加央牛油夹面包 (Roti Kahwin),裕成是一家典型的老字号海南咖啡店。

这样的咖啡店全马都有,并无不同;不同的是,坐在这些大理石圆桌上的食客来自各族群。由于咖啡店的空间不大,人潮满满,他们也习惯有位子就坐下。于是,不同肤色的人“搭台”也成了这间咖啡店最美丽的一道风景。

各族群“搭台”成了这间咖啡店最美丽的一道风景

海南老板符祥瑞和老板娘黎春菊就坐在柜台上,左侧第一个档口是海伦阿姨的手工干捞面档,接下来是黎氏海南鸡饭,最后一个娜娜马来档口,卖爪哇面、砂拉越叻沙、鸡饭、甘榜炒饭、炒面,还有清真干捞面。

娜娜的档口最大,生意特别好,因此也最忙碌,点餐声、剁鸡肉声一直在耳畔响个不停。娜娜与阿曼夫妇一共聘请了13个员工来帮忙,“我们在这里经营五年了,上一个咖啡店也是一家华人餐厅!”

长长的老店尽头,是泡咖啡和烤面包的厨房。比达友籍的年轻拉茶小子Atos用两个不锈钢杯把茶拉得高高的,制造出许多的泡沫。“冰拉茶”是裕成咖啡店最畅销的饮料,是几个泡咖啡员工自己想出来的主意。

在华人咖啡店工作的比达友籍的年轻拉茶小子

“一开始拉茶只是玩的心态,结果意外得到顾客的喜爱,他们就越拉越多,拉出了兴趣。”老板娘笑说。很多人不知道,这里香郁浓醇的海南咖啡,是原住民Odien泡出来的,他跟着海南老板工作很多年,目前已是店里的资深老员工。

“冰拉茶”是裕成咖啡店最畅销的饮料

一起同行的本地美食家田晋华(Joshua)相信,各族坐在一起吃饭的习惯,始于古晋最早的一条街——海唇街上的老巴刹。

“那个时代的咖啡店就在巴刹的中央,长凳子围着热食档口,各族就坐在同一张长凳子上吃东西。”古晋老街生活着华人、印度人,还有从对岸坐舢板船过来买菜卖菜的马来人,这样的环境促成了各族生活在一起的友好关系。

我吃我的,你吃你的,同桌吃饭并没有冲突

各族之间在饮食文化上没有隔阂,就算华人在同一张桌子上吃猪肉也不成问题,就好像隔座的马来青年食客说的:“我吃我的,你吃你的,同桌吃饭并没有冲突。我们早已习惯,更不会介意,这是很自然的生活方式!”

三族同桌

退休的印度大叔Anthony说,他每个星期都会来这里吃早餐。娶了华人太太的他,身边有许多各族的朋友,常常相约在这里集会。他在这里已经吃了30多年,以前电视还不普遍的时候,他还专程来这里看黑白电视呢!

“经常有西马人闻名而来,问我们砂拉越各族为何可以如此相处融洽?我说,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因为我们的环境、社会本来就是这样。”

砂拉越人平静和谐的共处,是一种自然而然的状态,彼此互相尊重、宽容、开放和接纳,都是发自内心的,没有一丝刻意和勉强;而令人津津乐道的砂拉越 “Kopitiam文化”,正好是这个社会的缩影。


我们都以为,华人、马来人、印度人和土著一起生活没有什么特别,一直到我们离开了砂拉越,在其他地方体会过一些生活经历,才发现种族和谐的社会不是理所当然的。重新回到这块土地,才会特别珍惜这样难得的画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