砂拉越华人下南洋的故事 – Episode 01

文:编辑室

或许,你家阿嬷曾经也是童养媳,也或许,你家阿公也有一段怒海孤舟下南洋的故事。他们有些已经离开,有些还依然健在,如果可以把他们的故事拼凑起来,这些都是生活在中国封建时代下南洋,来到砂拉越的真实写照。

“女儿是泼出去的水,终究会嫁出去,所以父母亲都会忍痛把女儿送走。”

童养媳在中国流传近一千年,至1950年才渐渐消失。若是以现在的说法,童养媳的地位就像“丫环”,从小被送去别人家里当做苦力使唤,长大后大多数会嫁给那家人的儿子传宗接代。

约一百年前,中国社会思想保守,生女儿被视为‘赔钱货’。每户家庭不管有钱与否,都会把自己的女儿送去当童养媳,然后抱别人的女儿做自己的童养媳。

90岁的张银珠,是18岁被带下南洋的童养媳,采访时,她说,那个时候,一些不愿女儿吃苦的父母会狠下心来,在她们出生之后把她们弄死。

银珠现在定居在砂拉越诗巫超过70年。

这是她的故事,也是一个文化的记录,记录着一个民族的灵魂,也记录着一个时代的转变。

银珠在中国的老家

银珠 小小新娘

张银珠出生于1929年,八岁那年被送往刘家当童养媳。这种现象在旧中国社会非常普遍,而且重男轻女的观念在中国人的脑里根深蒂固,把女儿送走当童养媳是再自然不过的事。

当时,刘家育有三名儿子,即大伯刘城昌、她的未来丈夫刘国昌,以及一个与银珠同龄的小叔刘建昌。

成为童养媳后,银珠从没一刻停止过对父母及家乡的思念。她不敢随便在家婆或太祖母面前掉泪,每天的工作除了打扫屋子范围外,还得照顾太祖母生活起居以及打水洗脸等,后来家婆开始教她烧饭做菜。

银珠学会下厨后,每天必须在家婆未起床前,准备好早餐,让家婆吃饱后出外干活,若是不小心睡迟了,肯定被骂。由于年纪尚小,还不会捡柴,家婆只让她做些轻便的工作,如捡猪屎及服侍拥有三寸金莲的太祖母。

在田地里,只有八岁的银珠力气不足,只能在家婆插秧时,负责撒肥,直到年龄稍长时才开始负责粗重的农耕工作;如果家里没有米了,小小年纪的她必须步行到离家很远的山坡,开垦土地种番薯直到晚上,回家前再捡两捆柴担回去。日复一日地工作,没有休假。

不识字 心里遗憾

当童养媳的第三年,银珠终于有机会上学。但每天早上必须将所有家务做完才可以去上学,所以每次赶到学校时,大家都已经开始上课。到了中午时分,她又必须回家准备午餐,根本没时间好好学习,后来索性就不去上课了。

由于娘家都认定婆家的男丁大多已前往南洋工作,家境肯定比娘家来得好过。银珠也只能哑巴吃黄莲。因为比她大七岁的丈夫,在她进门第二年就被家公带下南洋。他们寄来的钱,全数只能用在买柴粮上。那些下南洋谋生的男丁,境遇并没有想象中来得美好,生活充满心酸,一些人甚至死在异乡,留在中国的家人有苦自知。

被送往刘家当童养媳那天开始,银珠没法理解为什么妈妈送走她,所以即使回娘家,银珠也不愿多看她一眼。不过听亲戚说,妈妈把银珠送人时,心里也很不好受。以致妈妈每次见她回婆家时,都会暗自掉泪。

银珠心里明白,那个年代的女人没地位,她们对自己的命运根本无能为力。一些童养媳还活活被折磨致死,娘家的人即使知道,除了伤心,什么也不能做,因为女儿一旦送出去,说什么也没用了。

让银珠感到欣慰的是,家婆虽然经常喝骂她,还要她干许多粗活,但是却从没让她挨饿,更没动手打过她。

漂洋过海来看你

她18岁,因女儿当嫁,所以银珠也被带去南洋找十年不见的 “国昌”。她和国昌小时候的相处只有一年。为了避开当兵命运,国昌15岁时就离乡背井,被带下南洋打拼。

她下南洋时,只带了一个箱子。原以为出海只是一下子,没想到,这一转身就是一辈子了。

从福州到砂拉越是一段漫长又辛苦的旅程,必须搭一个月的船才会抵达,间中还必须停泊在中国福州办签证。为了赶上船班,大家都是分两天打预防针。在福州省停留了一星期后,经过检验,才能继续旅途,直至抵达钉连山检疫站(现在的新加坡圣淘沙),必须再逗留一星期进行身体检查。她很幸运没有感染疾病,所以成功被送往砂拉越。

颠簸一个月抵达南洋

靠岸时,她凭着一张全家福顺利通关,落地在诗巫这片土地。站在梅松咖啡店前,面对陌生丈夫国昌的迎接,她也没有激动。九年没见面的他们,彼此认得,不过都没说话。

1947年7月,银珠来南洋的第一个月,便在长辈们的安排下与丈夫成亲,而酒席等都由长辈们铺张。银珠穿上的结婚礼服,都是借来的。

一起吃苦的幸福

刚到南洋几天,银珠便随着亲戚到屋旁学割胶。有一次,她怀着身孕割胶时,摔了一大跤,从此国昌不让她割胶。那时他们很努力打拼,无奈生活还是没有好转。在大女儿出世时,连件衣服都没有。因此国昌开始从商,寻找养家新希望。

凭着国昌的胆识过人,什么生意都尝试,开设大方汽水厂、投资油站生意到设立浮油站,生活渐渐转好,经营的生意也开始蒸蒸日上。为了扩张业务,他们也添置新油船,座落于加帛快艇洋灰码头上至今。

弥补心中遗憾,重视子女教育

不识字一直是银珠的遗憾,所以子女的教育成了她心头最重要的事。脾气好又贤惠的她,一直也以“爹能娘能,不如自己能”的信念,教育孩子成人成才。如今她已儿孙成群,都是专业人士。

阿公阿嬷的故事,再不记录,就没人记得了

张银珠作为童养媳,她只不过是当时下南洋千万人中的其中一个故事。比起很多下南洋后悲惨的家庭故事,如“丈夫”另组家庭,童养媳孤苦一生,或遇人不淑等遭遇,对银珠来说,她的一生是幸福的。若把这些画面拼凑起来,都是珍贵的时代记忆。

如果没有及时记录及收集,越来越多新生代就没有机会了解祖父母辈下南洋的事迹了。

1969年, 银珠和国昌在诗巫建的第一栋房子,可算是白手起家。他们育有八个子女。

套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说的话:“唯有知道自己的根源,唯有了解祖先的遭遇,你才知进退依据。我们华人和泰国人、菲律宾人或斯里兰卡人有何不同?差别在于我们如何来到此地以及发展的方式,这需要有历史感。”

因为这种历史感,我们必须用文字记录,把口耳相传的早年生活及一些地方历史收录起来。唯有这样的文化传承,才能衍生出砂拉越人共同的信念,让中华文化作为一个民族的灵魂,在这里壮大起来。


感谢古晋南市市议员Simon Lau 提供族谱及妈妈珍贵的老照片。

https://www.sarawakeye.com/10565/

你家还有童养媳的阿嬷,或当年怒海孤舟下南洋的阿公吗?
可以和砂州眼联络
editor@mysarawak.com.my +6 010 2022 7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