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: 卡门 | 蓝海伦
图: Emily Yii | Lionel Benang Chai

砂拉越叻沙 Sarawak Laksa

这里的人都很快乐,
因为这里有上帝的早餐。

砂拉越叻沙,
是一天隆重的开场。

五星级的美味不用到高级餐厅,
咖啡店 、 路边摊就能吃到这一碗极品。

没吃过这一碗,就不算真正的活过。

食神Anthony Bourdain也称它为
“Breakfast for the gods” 。


游子乡愁的解药

砂拉越叻沙到底有多好吃?已故CNN电视著名美食家安東尼波登(Anthony Bourdain)相隔十年之间,两次来古晋特别要求吃叻沙,他不但对它赞不绝口,甚至将古晋叻沙誉为“上帝的早餐”。无论你是用筷子或叉子,在享受“上帝的早餐”的那一刻, 幸福的滋味已经写在脸上。

对漂泊在外的游子来说,不管时间过去多久,味蕾深处始终怀念的永远是家乡的美食味道。他们回来吃的是舌尖上的回忆,而叻沙更是抒解慰藉遊子乡愁的良方妙药。

不管在外吃过什么样的叻沙,在我们的心目中,只有“砂拉越叻沙”才是叻沙。叻沙必须有米粉、虾仁、鸡丝、煎蛋切片、豆芽和芫荽,还有用超过二十余种香料所烹煮而成,充满椰浆鲜香浓郁浓的叻沙汤头。

吃完米粉,再把浓汤喝下,每一口都是情牵回忆的好滋味。

砂拉越叻沙是一道结合了各民族的美食,马来人的椰浆、华人的米粉和印度人的香料,再加上原住民很爱的巴拉煎(Belacan)配酱,挤入酸桔,就让人欲罢不能,一口接一口吃不停,越吃越开胃。所以要说叻沙是非常具代表性的砂拉越全民美食,一点都不过分。

椰浆
加了椰浆奶香的汤底,让整碗叻沙更香浓。住在沿海一带的马来甘榜,椰林处处,采摘椰子后削皮去壳,压榨之后就成了清香的椰浆。

米粉
据说,习惯吃面条的华人从中国南来时,怀念着面条的滋味,以致于到了这里,他们还是会以稻米制作米粉来吃。

香料
印度是香料共和国。说到印度美食时,第一个印象就是它的各种香料,早期,一批印度回教徒聚居砂拉越甘蜜街一带,所以印度人就在这里开始摆卖甘蜜和各种香料。

你对砂拉越叻沙知多少?

全国各地都有叻沙,比如放了沙丁鱼、薄荷叶的槟城阿叁叻沙,用意大利面条、马鲛鱼、西刀鱼或马友鱼熬成浓稠汤底的柔佛叻沙,乳白色的吉兰丹叻沙,浓郁的咖喱和椰子香味的娘惹叻沙 (Nyonya Laksa),甚至有新加坡的加东叻沙(Katong Laksa)、暹罗叻沙 (Siam Laksa)、印尼叻沙等。

砂拉越叻沙与西马叻沙除了口味不同之外,最重要的还是熬煮汤头的配料完全没有任何咖喱香料成分。汤底用了巴拉煎和虾壳,整碗叻沙散发香浓味道,好吃到连汤都不能放过,很多人喝到一滴都不留,仿佛每一口都充满着砂拉越的土地和阳光的幸福感。

砂拉越叻沙又称“古晋叻沙”,想当然尔是起源自古晋。砂拉越叻沙据说是在日军时代及英国统治砂拉越期间(40年代时期),一名叫吳立德的潮州人在古晋亚答街开始沿街兜售。

早期的叻沙干料有20至30种香料,当时这些原料全靠手工处理,是非常复杂的料理。随着叻沙的普遍化,现在煮食叻沙也方便多了,甚至还有包装的叻沙在超市售卖,让游子带出国。